LORE

Languages:

地球结冰了。人们被锁在了这个时代的冰河世纪。世界政府联合发行了一个拯救人类的计划:将所有人都移到元宇宙之中。这个计划被称之为“The Paradiagn Shift - 范式转变”。第一批出发的一万个志愿者,做好了探索前路的准备,而他们,被称之为“Cyberbrokers”。然而一切却都乱了套。两个世纪之后,自满的人类即将应对一场伟大的觉醒。

而这,就是“The Paradigm Lost (TPL) - 失乐园”的故事。

The Story of TPL

Chapter One - 范式工程

Chapter Two - 牛仔登场

Chapter Three - 情人节

Chapter Four - 帮我一把

Chapter Five - 第二次约会

Chapter Six: 搭便车

Chapter Seven: 阿尔法安全故障

Chapter Eight: 瘀伤

Chapter Nine: 三人行

Chapter Ten: 飞跃信仰

Chapter Eleven: 回忆


Listen to the Podcast

Anchor.fm by Spotify

CHAPTER ONE - 范式工程

“我讨厌我的工作。”

Spice叹了口气,她的视线从地面上抬起,望向了那堆挡住她去路的灰冰和冻雨夹雪。 这周轮到她清理栖居地外太阳能驱动器上的积雪。 而且,像往常一样,似乎最严重的暴雪每次都蹲点等着她轮班的时候才来。

“为什么Sybil轮班的时候就从来没有下过雪?” Spice 放弃了挣扎,她太想快点干完活然后回到她的装备里,于是她抓起一把扫帚,把它像一把长矛一样的握在她戴着手套的手中,开始用塑料末端猛戳挡住门口的积雪。 虽然他们把入口藏在了一个低矮的悬垂下,但这似乎对抑制雪块堆积毫无作用。 尤其是在一场暴雪之后。

每一次戳下去,积雪都碎一大块,不久之后就凿出了一个大到可以爬过去的洞。 明媚的阳光从洞口倾泻而下,伴随着刺骨的寒风。 Spice把扫帚扔到外面,然后爬出了黑暗的隧道,来到了清晨清新的空气中。

我去,这可太冷了。

一股寒风呼啸着穿过冰丘,把沿途所有东西都卷进了碎冰云之中。 “迎接”她的是四周大量的白色反光斜坡。 不过,万幸,没有再下雪了。

Spice 拉紧了她的派克大衣,并固定好她的护目镜以抵御呼啸而来的风。 她把手里一根长长的杆子戳进雪堆。 她的族群在隧道的安全区域之外徒步时,会用它们来标记栖居地的入口。 自从Ricardo离开去清理面板并且失踪后,所有清扫工都被要求必须随身携带标记杆。 风暴很可能会快速移动,从(曾经是)新墨西哥州东北部的那片山区冲下来。

Spice靠着扫帚保持平衡,嘎吱嘎吱地爬上山,来到了太阳能驱动器与天际线相遇的地方。

理论上,就是这里。

在这锯齿状的白色悬崖上什么也看不见。 然而,即使地貌不断变化,Spice也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。 她已经日常徒步这条线路二十年了。

当 Spice 登上山脊时,那些巨大的机器映入了眼帘。 太阳能驱动器停留在被厚雪覆盖的冬天隐形网深处。 构成这张网的白色和灰色迷彩条部分遮挡了太阳,使太阳能驱动器的发电量下降到约 70%。 然而,70% 效率其实比 100% 效率要好得多,因为100%效率会带来被遥远部落的敌对扫描无人机从天空中发现他们的风险。

毕竟被燃烧弹炸成碎片的太阳能驱动器,那生产率可只能是0%了。

Spice快速瞥了一眼天空,然后爬到了其中一个隐形网下面。 现在,她也不会被热浪或者光学扫描仪发现了。 这样就可以安全的开始工作了。

对该区域的目视检查一如她的预期。 自昨晚暴风雪以来,没有人来过这。心满意足的 ,她扫掉了太阳能电池板和驱动器巨大的坦克状踏板上的积雪,清理了链轮组件并且给它们上了油,然后检查了连接通往栖居地排气口的粗电缆的端口。

完成这台 T-6849 太阳能驱动器的检查后,她“只需要”检查剩下的13个就可以收工返回了。 Spice 需要快速行动,这样才能在太阳能收集高峰时间之前清理掉其余部分。 更不用说她需要完成工作,才能被允许回到隧道的温暖怀抱,然后系回她的TPL装备。

她再次检查了她的派克大衣领口,然后从网下溜了出来。

差不多四个小时后,Spice的身体已经筋疲力尽并且半冻僵了,她艰难地走着,从斜坡上回到她的标记处。但愿今晚不会再下雪,这样的话明天只需要45分钟的巡查即可。

Spice从冰洞里滑了回来,砰的一声关上了外门,在这个过程中她伸出了舌头,嘲夷着把寒冷和痛苦甩了出去。 她终于完成了一天的体力劳动,是时候来点乐子了。

当她脱下厚重的派克大衣和护目镜时,汗水从她的额头滴落。 Spice将这些寒冷天气的装备挂在更衣室的挂钉上。 当她跺着脚走过时,地板的格栅咯呲作响,摇晃着没有凝结的水珠。 雪从她的靴子上滑落,流了出来,在下方某个地方汇集,化成了为栖居地生命维持系统提供动力的电解发动机的更多原料。

Spice挣扎着打开了厚重的门,这扇门通向一条用石头和钢铁制成的潮湿走廊。 她走过的时候,脚步声在石板色的墙壁上回荡,声音中夹杂着蒸汽不时凝结的扑通声。她已经脱光了衣服,只剩下背心和短裤,却仍然能感到闷热和粘稠。

在狭窄、密闭的空间内运行所有集体电子设备会产生大量热量。这些热量足以融化雪。并且偶尔还能通过那些上部排气口排出多余的蒸汽。每隔一小时左右,一股清新的冰冷空气就会刷过栖居地,提神醒脑,同时也能给内部系统降降温。

Spice绕过一个尖角,拉开了她的蔽容柩的门。在这个混乱的世界里,这是属于她的一小块宁静。她的房间不超过四平米,装修简陋。但是,它朴素的外表并不重要。当你大部分时间都在 TPL中度过时,你的物理房间是什么样子并不重要。

关上门并锁好之后,她把手伸到那张窄小的床底下,拉出了她的链接带。她床底下的几乎所有空间都是链接TPL装备的硬件。她咧嘴笑着,套上了她那沾满汗水的科技背心,然后系上头部装备。每一次,即使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,她仍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那些老电影中的英雄。像那些整装待发准备好历经千险去拯救世界的英雄。

Spice躺在她的小床上,闭上眼睛,按下了电源按钮。她装备上的链接灯从红色闪烁到了绿色。她那灰色的光滑的房间从她的感官中消失了。链接完成。

当Spice再次睁开眼睛时,她微微吃惊。不知何故,黑暗仍然包围着她。

紧张了一小会儿后,她想起了她上次下线的地方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Spice 按下了几个继电器,电网启动,在她的控制屏上投射出诡异的绿色光芒。另一个开关打开了,一扇巨大的门升了上来,盘绕在三十米高的天花板上。她握住控制台上的两个手柄,启动了数百个伺服系统。

她的巨型机甲,高达25 米,带着速度与雷霆之势,走出一个巨大的车库,进入“拉斯维加斯大道“闪耀的灯光之中。

在她面前展开的,是那在灯光、噪音和繁华中她真正的家:元宇宙。粉色和紫色的霓虹灯在电子广告牌和半透明的全息图之间穿梭。悬浮车与毛茸茸的白色幽灵并驾齐驱。每个街角都有一个秘密任务、谜题或捆绑式刺激包。在她的左边,两只怪兽正在漫威公园的中央打架。在她的右边,整个福斯特大楼点燃了火箭助推器并发射进入了太空。

在现实世界中,她可能是个无名小卒,蜷缩在黑暗、黏湿的隧道里,但在这儿,在这疯狂之中,她是 Alpha 10号指挥部的机甲飞行员Spice。并且,她是个狠角儿。

通常情况下,她不会从她的驾驶席上退出 TPL,但怎么说呢,上次退出登录的时候她有点急事。 现在她重新登录了,她需要和 Unironic Ken聊聊,看看她错过了什么。

她的通讯设备忽然一闪。 Ken的声音通过扬声器传来。

“嘿,Spice!你去哪儿了?”

“对不起,我上次不得不切断链接。栖居地的电池当时处于负积累状态。”

“哦。听起来太糟了。”

Spice耸了耸肩,朝屏幕外看出去,发现他正在下面的街道上。 “只是需要一点雪地巡逻。”

Unironic Ken不必担心物理世界中的问题。 他是一名网络经纪人。 这个可怜的灵魂,是那一万个永远与人类躯体分离并卡在了原宇宙中游荡的一员。

几个世纪前,在北极冰川坍塌并引发了第一个现代冰河时代之后,世界各国政府共同制定了一项拯救人类的计划:将每个人都转移到元宇宙之中。 它被称为“范式转变”。 最初一万名登录实验范式装备的志愿者,意图永久殖民网络空间,却遭遇了灾难。

正如我们所发现的那样,人类心理可以承受的神经失调是有限度的。

和其他CyberBrokers一样,Unironic Ken 的肉躯在政府机构的某个地方,被低温冷冻着,以等待技术进步到足以让他们重新传回肉体。

那是两百年前的事了。

然而,人类却一直在运用其庞大的综合智慧来制作和销售更高效的JPEG。 这有点令人沮丧,真的。

“我错过了什么?” Spice不喜欢和 Ken 过多地扯谈现实世界的事。

“哦,我的麻辣小丸子,你什么都错过了。”

“真的?” 如果他是其他人,她会用钢筋机甲靴子把他踩得粉碎。 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她肉丸了。

“是啊!猴子家族和猫家族又开战了,有几个DAO等着你投票,另外你还有四个空投要领取。”

“哇。今晚有的忙了。”

与 CyberBroker 成为朋友的好处之一就是他们对一切都很感兴趣。 他们哪儿都去。 他们谁都认识。 和好几代人类打交道就会产生这种效果。

“经纪人永远不停歇。” 他冲着巨大的机器人眨了眨眼。 “你要不要让我进去?”

Spice 拨动了地面舱口释放装置,Unironic Ken 爬了上去。 他们得找一些乐子。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世界里。 在那个被称之为TPL——The Paradigm Lost(失乐园)的失败实验中。

CYBERBROKERS

00%